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城口“愚人村”变“育人村”

城口“愚人村”变“育人村”

发布时间:2019-11-01 13:01:34   文章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4149

来源:重庆日报网

陈申福老师(左二)和他的学生回家看望他。杨鹏飞的照片

■20世纪80年代末,在距城口县仅7公里的龙田镇仓房村,每个家庭都住在一所“用棍子和棍子围成的、用草盖的”罗纹房子里。90%以上的当地人是文盲...

■经过30多年的不断发展,这个曾经“家喻户晓”的“愚人村”已惠及38名大学生。他们带着梦想走出了大山,仓房村成为了新时代的“教育村”。

这位老师在一个偏远的山村扎根了35年。

在仓库里,谈到教育,我不得不提到陈申福,一位在山里扎根35年、教了20多名大学生的山村教师。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整个村子基本上都是文盲,在村民的眼里,懂几个字是一个伟大的“文化人”陈申府说,“村子里的条件太苦了。没有老师能呆两年。我在这个村子上小学已经五年了,老师们已经换了五六年了。”

这深深伤害了陈申府的心。1984年,作为村里的第一个高中生,25岁的陈申福在做了几年兼职后回到了家乡,成为小仓库里唯一的老师。他教了35年书。

站在讲台上,陈申福组织了一次彻底的检查。这个结果深深打动了他:学校里有12名学生在100分考试中平均只得了12.5分。

相反,这唤起了他的战斗精神。经过陈申福一学期的努力,学生成绩大幅提高,最低分数达到68.5分,最高分数达到90分以上,甚至超过了乡镇中心小学的水平。

陈申府“大受欢迎”。最初让孩子在家做农活的村民们让他们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学习。班上的学生人数突然超过了60人。

“当我接管这所学校时,教室是一栋已经建造了20多年的‘肋状房子’。它摇摇晃晃,到处漏风,学生的安全得不到保证。”陈申府回忆。在老乡党委书记杨郑云的倡议下,该村筹集了资金和劳动力。主人举起了两根横梁,贾茜举起了两块瓷砖。你负责挖几筐土。我扛着几块石头上山。经过全村的共同努力,终于用了一年时间建成了两座夯土砖房,解决了学校的迫切需要。这座砖房使用了30年。

2017年,政府出资建造了一所新的现代化钢筋混凝土学校,宽敞明亮,配有所有教学设施、食堂、活动室、图书馆等设施和设备。退休后回到学校继续教育人们的陈申福笑着说:“与以前的学生相比,这些娃娃现在真的很享受他们的学习!”

父母肩并肩送爸爸去学校

“如果你不读书,你坐在山川上,最终你必须种植庄稼。”在偏远山区的仓房村,大多数人甚至不想把孩子送到村里的小学,更不用说高中和大学了。王亮星,一个简单的农民,决心送他的孩子上学,希望通过知识改变整个家庭的命运。

住在高山上,一个人必须依靠“上帝的祝福”才能饱餐一顿。送三个孩子上学有多难。为了挣足够的钱学习,王亮星曾经以烧炭为职业。"从九月到明年二月,将在山上砍树、烧窑和烧炭。"王亮星说,十月之后,山上下雪,气温下降到零下10度。雪已经积了半腰,人们仍然拖着一捆捆柴火,滚来滚去。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他们都汗流浃背。

在烧炭的前三天,我只能挣40多元,但我还是入不敷出。接下来的一天,王亮星不得不钻小煤矿挖煤,上山采集中药……拿起药,挖好山货后,他不得不在1000多米的高空翻越山,去县城卖。“说起村子和县城之间的距离,只有七八公里,但是没有路的时候,一次过山要花一天的时间。”当时,王亮星经常半夜放火烧出门,爬山,下午到达县城。卖完东西后,他会回家。半路上经常是黑暗的,他不得不在半夜回家之前点燃火把。

2007年,王亮星去高燕镇打工。然而,他因事故受了重伤。他欠了两万多元的医疗费,不得不休息三个月。当孩子们看到父亲受重伤时,他们哭着说他们已经停止阅读了。王亮星生孩子的气:“你知道吗?别看书,可怜的生活?今后,不要再提不读书的事了!我要乞求它,这本书也必须读!”

王亮星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的三个孩子相继被大学录取。现在,大儿子王全有在Xi安工作,二女儿王全莲在重庆师范大学城口实验中学任教,小儿子王全福也被县税务局录取。

看到王家的孩子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村民们也意识到只有读书才能打破贫穷的根源。在现在的仓房村,村民们还把他们的孩子送到龙田镇中心小学、县学校,甚至是主城区更好的学校。

学生资助桑子带领村民脱贫

许多通过阅读走出仓库村的孩子毫不犹豫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仓库带着“傻瓜村”的帽子已经这么多年了。我们会回来建设我们的家乡,摘下这顶帽子。”

杨德禄就是其中之一。2004年,杨德禄高中毕业后参军。依靠自己的努力,他成功地成为一等士官,成为当时村民的骄傲。当士官到期时,杨德禄选择复员。

“那时,有很多方法可以去或留在大城市,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杨德禄说,“但是看着村民从小就遭受贫困让我感到不舒服。读过书,当过兵,见过世面,学过一些知识,我想好好利用这些东西,让每个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回到仓库后,杨德禄成了村干部,每月仅领取1000多元的生活津贴,这不足以支付他自己的费用。他经常需要家庭支持,但是杨德禄做了十年。这十年,仓坊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条3公里长的剑龙贾湾隧道打开了困扰仓房村数百年的山体“围栏”。从仓房到县城的旅行时间从半天缩短到只有20分钟。这个村庄修建了一组道路。今年年初,道路硬化,村民们正式告别爬山和爬山。

2015年,消除贫困的斗争将全面展开。由于搬迁,仓房村20多户贫困家庭现已搬进新房子,而其他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村民也已建造了自己的房子。今天的仓房村不再是“一排肋骨房”,到处都可以看到“小洋楼”。

原来谷仓里的村民只种了土豆、玉米和红薯“三大块”,这甚至让吃起来很困难。杨德禄和他的同事组织村民成立了一个集体经济组织,指导他们培育观赏苗,饲养中国蜜蜂、山鸡和活猪。到目前为止,全村已经培育了400多亩种苗,培育了500多桶中国蜜蜂和300多只山羊。到今年年底,仓房村的居民将能够实现他们的第一份红利。

杨德禄不是唯一回到家乡的人。目前仓坊村的大部分村委会、工作人员和行业领导都是返乡的大学生。仓房学生在家乡的每个角落都玩着他们自己的灯和热。“教育村”的知识分子正在谷仓上插上翅膀。

(杨鹏飞城口县金融媒体中心)

上一篇:(上接D8版)八方电气(苏州)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初
下一篇:潍坊25号起这两段路因汽改水改造封闭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