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阿尔茨海默病防治之痛

阿尔茨海默病防治之痛

发布时间:2019-11-07 08:05:24   文章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3566

《阜阳市紧急求索:70岁的老人迷失》、《紧急传播:活捉一个早上迷失的老人》、《寸滩派出所救助迷失的老人》...带有忧虑和担忧的新闻不时出现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在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信息中,他们寻找的失踪老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老年痴呆症患者。

阿尔茨海默病(ad)是一种进行性脑功能衰退疾病。由于疾病的病因和机制尚不清楚,现有的药物和认知行为疗法只能有助于缓解症状,但没有治愈的方法,因此被认为是继心血管疾病、恶性肿瘤和中风之后威胁老年人健康的“第四杀手”。

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记忆障碍、认知异常、执行功能障碍、失语等问题不仅严重影响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还不同程度地使患者家属承受经济负担和情感压力。与此同时,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社会总支出日益增加,使该疾病成为全球公共卫生和社会健康挑战之一。

近年来,各国制药公司在老年痴呆症治疗药物的研发上投入巨资,但大部分都失败了。

随着老龄化的发展,我国老年痴呆症患者的绝对人数将呈上升趋势。据统计,我国老年痴呆症患病率约为5.56%,患者人数超过900万。随着患者数量的增加,阿尔茨海默病的防治已成为新时期老龄事业建设的重点。

社会和经济负担很重。

这是中国第十个“敬老月”。在今年以“孝敬老人、爱亲人、向上善良”为主题的宣传活动中,增强广大老年人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已成为核心问题。在现实生活中,伴随年龄增长的疾病经常被忽视。

不记得最近发生的事情,不记得熟悉物体的名字,甚至忘记如何刷牙洗脸...这些在传统认知中被认为是“衰老”的现象,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初始症状。

由于阿尔茨海默病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目前的医学干预是延缓疾病的发展。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许多老年人将一系列认知障碍归因于“老年化”不是一种疾病,有些患者有“耻辱感”,不愿意去看医生。当疾病发展到中晚期时,病人会产生不合理的怀疑、莫名的愤怒、不认识身边的亲人、失踪甚至无法照顾自己,这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

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贾建平教授和他的团队在2018年发表了一篇论文《中国和世界阿尔茨海默病负担的再评估》。文章指出,在阿尔茨海默病的疾病负担中,门诊费用和住院费用等直接医疗费用仅占总费用的32.51%,其余67.49%为间接医疗费用,包括医疗交通和住宿费用、正规家庭护理费用、精神痛苦和护理人员意外伤害等。2015年,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年平均费用为19144.36美元(约13万元),中国阿尔茨海默病造成的社会经济总负担达到1677.4亿美元(约1140.6亿元)。据估计,到2030年,中国阿尔茨海默病的经济负担将达到2.54万亿美元(约合17万亿元人民币)。

社会总支出的增加也使阿尔茨海默病成为全球公共卫生和社会卫生挑战之一。

“在过去20年里,全球制药公司在广告药物研发方面投资超过6000亿美元。然而,迄今已有320种药物失败。根据美国广告协会的预测,如果有一种新的药物用于治疗ad的病因学或缓解疾病进程,那么严重的ad患者将在未来五年内减少50%,2050年ad患者将减少80%,”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直面遗忘的“炼金术”

长期以来,阿尔茨海默病一直被认为是最难突破的领域之一,而且被批准的新药数量非常少。目前,多奈哌齐、加兰他敏、美金刚和卡巴肼等五种药物是fda批准的治疗轻中度老年痴呆症的一线药物。

自1987年以来,医学界基于β淀粉样蛋白假说和tau蛋白假说建立了理论基础,并为药物研发制定了与ad相关的目标。后来,许多制药公司也围绕这两个理论基础开发了渠道。

自2016年以来,罗氏、礼来、武田等制药巨头投资研发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并最终在三期临床阶段分崩离析。2016年底,礼来宣布solanezumab(aβ清除剂)第三阶段失败。随后,强生公司宣布终止bace抑制剂atabecestatii的三期项目。2018年1月,辉瑞宣布将放弃阿尔茨海默病领域的药物研发。2019年1月,罗氏宣布克伦苏马ⅲ期临床失败。

“在过去的25年里,治疗ad病因学的药物研发都以失败告终,这表明目前一药一靶的研发策略有很大的局限性。事实上,ad是一种病程长、病理机制复杂的疾病。早在临床症状出现的前20年,病人的大脑就已经发生了病理变化。同时,ad的发病机制非常复杂。除了长期以来受到关注的aβ沉积和神经原纤维缠结外,多系统功能障碍如神经炎症和代谢紊乱都参与介导ad的发生和发展。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的研究员耿美玉说。

自1997年以来,耿美玉领导一个研究小组研究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机制。经过22年的研究发现,“甘露寡糖二酸(gv-971)”可以抑制β淀粉样蛋白,还可以通过调节肠道菌群减少脑部炎症反应,并可以靶向ad发病的多个环节。

“以gv-971为探针,我们发现阿尔茨海默病不仅是一种由大脑淀粉样蛋白折叠错误介导的神经疾病,也是一种由蛋白质测定手段介导的局部神经炎症,是一种具有多系统疾病的复杂疾病。”耿美玉说。

事实上,长期以来,我国大多数ad的临床治疗都依赖进口药物。近年来,中国制药企业逐步推进了广告治疗药物的仿制和剂型创新。例如,绿叶制药公司开发的明透皮贴剂是一种基于卡巴他汀活性成分开发的广告治疗产品。

网关转发的早期预防

数据显示,49%的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被误认为是自然衰老,只有21%的患者是按规定诊断的,19.6%的患者是用药物治疗的。

虽然现在可以通过脑脊液检查、脑成像、认知评估和其他医疗手段来诊断患者,但是对于一些空巢老人来说,很难检测到他们病情的变化。

根据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一篇科普文章,“每年约有10%的老年抑郁症患者会成为老年痴呆症患者。独居、丧偶、社交活动少、休闲娱乐少、性格内向的老年人往往是老年痴呆症的高危人群。”

2019年9月,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发布的《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信息》(Core Information on Prevention and Intervention of Alzheimer ' s Disease)建议,“如果老年人出现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症状,他们的家人应及时陪他们去综合医院的老年病科、神经科、精神/心理科、记忆门诊或精神卫生专科医院。”

事实上,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来改善老年痴呆症患者的诊疗环境。

2015年发布的《国家精神卫生工作计划(2015-2020)》明确关注抑郁症、老年痴呆症等常见精神障碍,关注老年人的心理和行为问题,探索常见精神障碍的防治模式。

今年4月,在国家卫生与安全委员会老龄健康司实施的老年人心理保健项目中,建议以集中或家访的形式在项目现场对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进行心理健康评估,以了解老年人常见的心理问题。根据评估结果,对怀疑患有早期老年痴呆症、中度或以上心理行为问题和精神障碍的老年人,建议到综合医院精神卫生门诊就医。如有必要,建议到神经科或精神科进一步检查,明确诊断,及时治疗,实现疾病的早期发现、诊断和治疗。

今年7月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提出了包括老年人健康促进行动在内的15项专项行动,并从健康影响因素干预、全生命周期健康维护和重大疾病防控三个方面设定了124项行动目标。其中,在老年人健康促进行动中,特别提到了“到2022年和2030年,65岁及以上人群老年痴呆症患病率增长率”的目标要求,以提高全社会对预防老年痴呆症的认识,推进预防门槛。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8月发布的新版《国家医疗保险药品目录》中,老年痴呆症药品目录(drug Lis)被转入该目录。

江苏快三

上一篇:凝聚力量 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航船扬帆远航——习近平在庆祝
下一篇:谨防避险再升温!现货白银在酝酿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