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五代乡村教师的历史画卷

五代乡村教师的历史画卷

发布时间:2019-12-01 10:17:32   文章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1485

五代农村教师的历史图景

郑欣荣和胡燕

在中国,农村教师是一个独特的群体。他们一年到头都坚持到农村去,完成农村教育。他们一直在培育农村,培育国家的未来。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五代农村教师代代相传,为公共教育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书写了农村儿童生活指南的杰出价值。回顾和描述70年来乡村教师的形象,有助于我们理解乡村教师的社会功能和教育感受,更好地把握乡村教育的发展和未来。

农村教师是国家的重要支柱

我国农村教师是世界上人数最多、身份和精神特征最独特的群体。这个群体继承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乡绅们的“耕田、读书、传播、学习”和“共同培育、治理和平”的情怀。新中国成立后,几代农村教师承担了革命、建设、发展和民族复兴等一系列民族使命。他们坚持自己的奉献精神,使广大农村成为全国各类人才最重要的培训和交通基地。

回顾和描述新中国成立70年来乡村教师的形象,可以更深刻地理解乡村教师的社会功能和教育感受,更好地把握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乡村教育和乡村教师是如何与社会末期的社会变革这一主题相联系的。

第一代:快速多样的农村教师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农村教师,其中一些是新中国成立前的教师,在旧社会也被称为“留人”。他们将在解放之初遭受政治歧视。另一部分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所为期一年的速成高中开发的。第一代农村教师具有不同的工作年龄和身份特征,政治素养和文化水平合格。他们主要通过国家政治运动、速成教育、简单的教师培训和各种培训接受培训。教师肩负着儿童教育和成人识字教育的双重任务。因此,社区和学校、儿童和成人、家庭和教师密切相关。

第一代农村教师是新中国低成本普及农村儿童和成人教育的主力军。在此期间,国家权力稳定,社会动员和生产动员是教育的主要任务。这一代农村教师经历了“清匪反霸”、“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和农村初级集体化的社会政治运动。从土地改革到农村土地集体化,农村教师践行社会主义“公共教育”的价值,充满爱国主义、团结、集体主义、勤俭节约的精神和作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第一代农村教师中,女教师很少,但她们在促进小学教育普及,特别是农村妇女识字和女入学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第二代:农村集体时代的农村教师

新中国第二代农村教师是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到1966年。他们大多接受过系统的中等师范教育、简单师范教育和高中教育。自1949年以来,中国继续实行独立的师范教育制度,为农村教育服务的县级师范学校不断扩大。高等师范学校实施的免费教育和一揽子分配政策吸引了许多优秀的农村青年。

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是这一时期教育的主题。随着社会主义政治运动和生产运动的迎头赶上(“大跃进”),农村学校迅速扩大,教育的普及也呈现出“大跃进”的趋势:老年男女,甚至怀孕的年轻母亲都可以进入中小学;该课程的内容具有政治性和实用性,如《农村会计记账法》。这所学校招聘了大量教师;农村教师过着农村生产的集体生活。

“大跃进”的教育革命和教育调整使教师在城乡之间、农民和教师之间、家庭和学校之间流动和转移。农村学校规模的变化也导致学校和教师数量的减少。专业机构中的大量教师被精简,称为“权力下放”,教师又成了农民。在国民经济复苏时期,一些教师重返学校成为“在职”教师,并逐渐成为“正式教师”。激进的社会主义给这一时期的教育带来了冲击,积累了经验。

第三代:知识青年和“分散”教师

新中国第三代农村教师是指1966年至1976年的教师群体,即“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农村教育像整个国家一样,经历了“停课起义”。教师也经历了各种“教育革命”,并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然而,在教育资源匮乏的村庄,教师仍然受到尊重。

20世纪70年代中期,即“文化大革命”后期,也是农村学校教育最广泛普及的时期。这种农村集体办学方式把教育放在普通人家里,组建生产队来办小学或“腿支撑班”,组建生产队来办“带帽初中”。学校、学生和教师的数量是历史上最高的。这一阶段是农村教师人数最多的时期。教师的选拔主要由集体生产大队或建设兵团的干部推荐。大批“下乡”和返乡的知青成为农村教师的重要来源。这些赚取工作点数的“脑力劳动者”已经成为许多农村和城市地区文明和革命思想的传播者。在此期间,全国师范学校通过推荐一线工农兵重新招收学生。

第四代:中学师生群体形象

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城乡教育差距扩大,我国的教育宣传也发生了变化。以社会主义阶级性质、劳动和集体价值为基础的宣传,以及“农村集体办学”的大众化教育模式,已经开始让位于政府主导的“儿童权利——国家义务”和教育专业化的宣传。农村义务教育的普及始于20世纪80年代,恰逢农村劳动力转移。

第四代农村教师,最典型的是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末从中学毕业的教师群体。他们以高中入学考试高分进入当地师范学校,并通过“免费分配”制度返回家乡。这些农村教师也是计划经济师范教育体系中的最后一批农村教师。他们可以被称为“最后的农村精英”。他们是全科医生和技能型人才,具有扎实的“三字一画”基本功。这群教师自己放弃了接受重点高中教育和上大学的机会,成为农民孩子摆脱贫困、走向文明城市生活的桥梁和动力。他们不仅把帮助农民孩子摆脱贫困、上大学作为自己的使命,而且成为农民孩子自己的榜样。他们仍然是该地区最有影响力和最受尊敬的一代教师和教育领袖。

就身份而言,这些教师大多是公共教师。基于地理和血缘关系,他们对农村和土地有着天然的亲和力。他们重视文学和教育,重视文化教育的基本知识和技能。在当今的信息时代,这些农村教师是书、纸、笔教育和农村文化的最后守护者。

第五代:城市化进程中难以留下或离开的农民家庭的子女。

在21世纪以来的城市化进程中,随着农村中青年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农村文化和智力人才开始流失。人才流失主要是通过父母的流动、父母选择学校、调整学校布局规模和教师在城市竞争的安排来实现的。此外,到21世纪初,中等师范教育的升级、高等教育的转型和招生规模的扩大导致该国近十年来农村教师的“招聘短缺”,即除了高中教师和少数城市教师之外,农村几乎没有新的公共教师。这是新一代教师出现的背景之一。

21世纪初,农村教师短缺和教育公平理念推动了农村教师的多渠道补充,如2006年中央四部委联合发布的“特岗教师”招聘计划、国家人事部的“三支持一支持”项目以及各种志愿教师项目。

新一代农村教师是多渠道的补充教师。他们迅速补充了农村教师,优化了农村教师的学科和年龄结构。他们从童年到就业的生活经历与1990年代开始的社会和教育变革在同一轨道上。他们是第一代农村教师,完成了离开祖国、家乡和家人的过程。他们的身份和角色与前几代农村教师截然不同。与上一代教师相比,他们经历了城市化,对现代城市生活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们有梦想也有负担,看似各种各样的机会,但却让他们更加忙碌和纠结。他们在城市和农村之间,在留守和搬家之间,在事业和饭碗之间挣扎。然而,在新一代农村教师融入现实生活和职业生涯后,绝大多数人开始以务实、理性和务实的方式将城市生活中最强大的现代性元素融入当前的农村生活。虽然他们也有许多城市化的特点,但潜藏在他们身体里的农村原始活力、简单明了的价值观和血缘关系会使他们焕发出独特的活力。对于这一特殊的农村教师群体来说,农村发展的机遇和前景正呈现出更大的舞台。

农村教师的使命和责任

农村教师用他们的知识和信仰来支持蓝天下的农村教育。

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村教育和城市教育发展水平不同。由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人力资源极其有限,要在相对孤立的状态下自力更生建设工业化强国,必须在一定程度上集中资源和能源,大力发展以城市为中心的工业化。在这一时期,我国农村教师以薄弱的肩膀支持农村儿童教育和国家发展。

在普及教育的早期,农村地区的一些小学和中学首先由教师建造。他们要么使用村里的祠堂和寺庙,要么使用社会团体仓库、闲置房屋,要么借用村民的房子来建造学校,这样当地的孩子就可以在家上学,而不用穿越山川。它还使当地女孩能够接受平等的教育。当教材不足时,他们自行编写教材,充当普通教师,为农村儿童提供初级读写启蒙教育。

在困难的岁月里,许多农村教师给那些无力上学的孩子支付微薄的工资。在自然灾害食物短缺的年份,保存自己的口粮供给学生;他们每天守卫渡船、爬山和接送学生。还有一些老师跳进水里去救年轻的生命,尽管学生们不小心掉进了水里,水流汹涌。他们的行为激励了许多学生长大后成为老师。

许多农村学校的老师已经要求当地政府留出一些土地,让学生们在课余时间除草种菜,这样学生们就可以告别泡菜剩下的日子了。教师也将依靠他们简单的情感和主动性,争取上级或企业分配稀缺的材料来改善学校条件,并将漏风的简单教室改造成教学楼。他们将联合村委会筹集资金,将学生上学的泥泞道路铺成柏油路。他们使一度萧条的山村教学中心再次吸引了许多学生和家长,使它成为一所教学质量优良的学校。

可以说,没有新中国成立后一代又一代愿意吃苦耐劳的农村教师的长期奋斗,就没有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可能,也没有支持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劳动者和建设者队伍。

农村教师成为传统农业文明与现代社会的桥梁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许多农村地区长期处于农业社会。因此,人们对世界的理解以及他们赖以生产和生活的知识和能力仍然具有前现代农业社会的特征。通过在农村地区建立公立学校和对农村教师的不懈教育,古老而相对偏远的村庄与现代城市和工业相联系。

农村教师为农村儿童打开了现代文明的窗口。他们向中小学生传授自然科学、农业和社会的现代知识,以便几代农村儿童能够成为有用和合格的劳动者。在快速发展的信息时代,农村教师向学生传授他们在城市中获得的新知识、新观念和新文明,并引导他们的孩子接触计算机和互联网等先进技术。一些老师担心他们的孩子会与快速发展的现代社会脱节,甚至利用他们微薄的工资带学生到农村去亲身体验广阔的世界,在孩子们心中树立崇高的理想。

更有价值的是,许多农村教师将自己与村庄的命运紧密联系起来,用自己的知识和能力为村庄的生产和建设服务。在农村集体化时代,教师既重视基础教育,又重视识字教育,给村民写信和写对联。他们带领学生参与新农具的研发,并帮助生产团队修理农业机械。根据当地情况,他们为村庄设计和建造了小水电站,以便基层政府、村民和学校能够使用免费电力。他们帮助排水和安装电视信号设备,使当地人可以看电视,村民的生产和生活可以顺利进行。

可以说,在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过程中,在城市化的浪潮中,正是农村教师的存在和行动,使原本依赖传统农业文明的农村教育有序而迅速地发展,而不是被快速的现代化进程所抛弃。

农村教师传播党和政府的声音,维护农村的稳定和发展。

自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致力于建设一个基于广大人民利益的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和繁荣的新中国。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如何更好地传播党和政府的建党思想、理论基础、执政理念和建设方针政策,不仅取决于各级强有力的政府组织,还取决于学校教育和教师。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农村扫盲运动由农村教师主导。在教农村人民读写的同时,他们也教那个时代的革命歌曲,这不仅丰富了当地村民,特别是年轻人的业余生活,而且提高了他们对党和政府的认识。农村教师作为农村知识分子,经常帮助基层乡镇政府开展地方方针政策的宣传工作。他们通过写标语、出版墙报和漫画、组织“宣传小组”和“宣传小组”在生产线上发挥宣传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通过教育、写作、图片、歌舞表演等方式将党和国家的声音和期望传递给村庄。

农村教师成为现代公共教育的支付者

在革命、专业化、规范化、法制化的现代化进程中,农村教育和农村教师逐渐脱离农村人的身份和文化,逐渐从农村的代言人和受人尊敬的农村事务仲裁者转变为国家的专业教师。也许这将减少“乡绅”保卫农村和敦促农村儿童改变命运的热情,但农村教师始终是城乡之间的纽带和国家意志的传递者。在中国特定的现代化进程中,几代农村教师的生活故事是中国教育大叙事的一部分,如“识字”、“初等教育”、“初等教育”、“均衡教育”等。农村教师对“解放”和“革命”的热情是真实的,他们对“革命”或“正规化”的焦虑也是真实的。他们有自己的包袱,或者政治背景,或者职业身份,或者文化水平;他们有个人理想和家庭负担。他们既有地方感情,又有强烈的民族认同感。教师职业的尊严和荣耀也是他们不能离开的原因。

在现代国家,通过改变农村地区的社会组织形式和普及教育,过去只与土地和家庭有联系的农民逐渐获得了人民和国家的认同。教师是第一批获得现代民族意识的群体。中国农村教育的现代化和大众化是由国家、集体和农村家庭共同完成的。传统的农耕文化、读书文化和科举制度孕育的广大乡村,是现代化和教育普及的土壤,如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新中国的教育大众化经历了从“人民教育民治”到“国家义务教育”的发展过程。“人民”管理公共教育,政府也管理“公共教育”,除了国家、集体和人民在公共教育中有不同的地位和责任。今天,农村教师的角色也在改变。对家乡儿童的未来负责的感觉逐渐让位于普遍关心和尊重儿童以及追求公平和优质教育的概念。教师的角色正在从学生的知识传授者转变为学生学习活动的设计者、组织者和指导者。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五代农村教师代代相传,为国家公共教育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帮助农村儿童走向城市化和现代化。

(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快乐十分购买 新疆11选5 彩客网 500彩票

上一篇:家里没阳光就养彩色叶子的植物,这7种叶片斑斓,适合养桌面上
下一篇:顾家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首次回购公司股份的公告